2018-10-22 06:12:34
首页 国际 港澳台 华人 中国 社会 领导 地方 人物 城市 反腐 财经 金融 证券 科技 汽车 食品 法治 关注 聚焦 舆情 传媒 企业 职场 房产 能源 安全 国内 夕阳红 访谈 电视 军事 教育 理论 文史 历史 文化 旅游 时尚 环保 体育 健康 农业 书画 图片 评论 公益 论坛 交通 娱乐 文明中国
当前位置:首页 > 交流研究

“四有老人”将成为中国养老产业发展的主力军
文章来源:环球聚焦传媒网    作者:    发布时间:2017-01-07 20:16    点击量:511    

  中国已步入老龄化社会发展阶段,面对中国人口老龄化速度加快的现实问题,走出具有中国特色的老龄事业发展的路子已成为广泛共识。老龄事业和产业是一个涉及多方面的系统工程,特别是需要处理好政府、市场、社会、家庭和老年人等多方面的关系,这既需要做好顶层设计的架构,也需要不同领域的具体探索和协调、衔接、互动,既需要激发方方面面的活力,更需要有效地整合并形成合力。

  2016年颁布的 《国家中长期教育改革和发展规划纲要(2010—2020年)》,促进老年教育事业科学发展,制定规划,将老年人定位为国家和社会的宝贵财富。老年教育是我国教育事业和老龄事业的重要组成部分,发展老年教育,是积极应对人口老龄化、实现教育现代化、建设学习型社会的重要举措,是满足老年人多样化学习需求、提升老年人生活品质、促进社会和谐的必然要求。其中指出,为了“更好满足老年人养老服务需求”“培育老龄产业新的增长点”,发展老龄产业和事业需要开拓视野,探索老龄产业和事业发展的新模式。如何培育老龄产业新增长点、创新模式?这需要放在我们所处的创新时代的中国大背景下来思考。2016年7月20日,李克强总理主持召开国务院常务会议,通过了“十三五”国家创新专项规划,以创新国家建设引领和支撑升级发展,会议指出:创新是引领发展的“第一动力”,发展老龄产业也需要发挥科技创新的引领作用,十分需要大力加强和推进科技创新。以科技为支撑的作用,必须得到充分的认识和切实地加强。养老服务水平是国家发展水平和文明程度的重要标志,是城市综合竞争力的重要体现。健康老人是老龄产业的主力军,他们追求晚年的高质量、幸福感、高品质的生活。2016年11月7日,在日本东京举行的中日老龄化问题交流研讨会上,与会专家就目前社会老龄化普遍存在的问题及养老产业未来发展所面临的挑战进行了深度探讨。

  中国体制改革研究会副会长、马洪基金会理事长李罗力在研讨会中指出,人口老龄化问题日益凸显,导致全球经济增长乏力,养老话题越来越显得沉重。在社会稳定发展过程中,进入老龄化社会不一定是坏事,应当把不利因素转化为经济和社会发展的有利的积极因素。中国已经进入了老龄化时代,并且正处于人口老龄化加速发展期,目前55—75岁的 “年轻老人”有2.16亿人,如何满足“年轻老人”的养老需求是尚未解决的重大课题。

  目前世界上主要的养老方式有三种:家庭养老、社区养老和机构养老。家庭养老方式是人类传统的以家庭赡养关系为主的养老方式,但不同国家和地区的家庭养老模式各不相同,欧美等一些发达国家更多强调社区支持家庭养老,由社区提供上门服务。发达国家目前所推行的社区养老方式,是由政府及非政府组织在社区建立小型化、专业化的服务机构,为老年人提供不脱离家庭和熟悉环境的养老服务,实际上是家庭养老模式的扩大和延伸。机构养老是指由专门的养老机构将老年人集中起来,进行全方位的照顾。在欧美等发达国家,机构养老已成为其养老产业的主要模式之一。

  事实上,无论是家庭养老、社区养老或者机构养老,如何满足我国数以亿计的“年轻老人”群体的养老需求,为他们提供一种既可以健康快乐生活,还能不断提高自己的生活质量、满足自己日益提高的物质和精神需求的养老平台,这是一个目前所有养老模式都尚未解决的问题。进入21世纪以来,随着收入水平和消费观念的改变,中国的老年人向多元化需求方向发展越来越明显,但却只有少数企业将目光瞄准了老年市场,推出了一些适合老年人的生活用品、保健品、服装、化妆品以及老年公寓等商品。因此,从整体来看,中国养老市场和养老产业仍存在巨大空白。

  李罗力特别强调,当前,中国的“四有老人”已经成为养老产业发展的主力军。目前中国60岁左右的老人,正是中国上世纪70年代末开始实行独生子女政策后第一批建立家庭、生儿育女的人,生活在大中型中心城市的这批人,不仅由于独生子女政策改变了他们传统的多子女的家庭结构,而且他们中相当一部分是“文革”结束后上山下乡返城并重新得到读书和就业机会的人,这些人与农村、中小城镇的同龄人相比,甚至与“文革”前参加工作现在已经将近75岁左右的人相比,不仅家庭结构呈现了很大的不同(那些家庭基本上保持了多子女的家庭结构),而且身体状况、精神状况、经济状况和需求状况也呈现出很大的不同。概括起来可以把他们称之为有健康、有知识、有活力、有经济能力的“四有老人”。

  这些“四有老人”在上世纪90年代末期还享受到了国家的房改政策的好处,使他们以很低的价格把计划经济时期工作单位分配给的福利住房购买过来,成为能够进入市场的商品房,成为他们重要的资产性财产。因此,他们中的大部分人与农村和中小城镇的同龄人相比,更有经济能力来满足自己多层次、多样化的老年生活需求。

  为一个城市或一个地区所有 “四有老人”搭建的综合性服务平台不仅是一处养老机构或养老住宅或养老社区,而是一个能够满足“老有所养、老有所学、老有所为、老有所乐”各种功能的综合性园区。它除了具有一般养老机构或养老社区所具备的养老居住、保健、娱乐服务功能外,还具有目前所有养老模式中都不具备的两个功能:一是专门为老年人提供各种商品和商业服务的养老商业街区;二是专门为老年人打造的丰富多彩的老年主题公园,而且还将是一个养老产业的集聚区。“四有老人”为中国养老产业的发展奠定了坚实基础,开辟了广阔的发展空间。

  现在我们将老年人分为三个阶段:健康老人、需要关照的老人、需要给予临终关怀的老人。目前所有养老的关注点是第二、第三阶段,第一阶段还是空白,缺乏系统的产业服务模式、服务平台,缺乏高质量、精细化的产品和服务,不仅在中国、日本,全世界都有这种情况。

  我们探讨了很多对需要关照的老年人的医疗护理、养老院等机构养老模式,还有社区养老模式、居家养老模式。但是对健康老人我们又需要有提供专业服务的健康养老模式,让他们不得病、少得病、晚得病,更健康、更快乐地度过每一天的专业化机构、专业化平台、专业化产品和服务,以及老年人专业化市场、服装、用品、化妆品、食品等多种商品和餐饮、娱乐、文化等各种服务。还有就是老年人的再就业,即人口红利的二次开发。例如,老年人的婚姻、老年人技艺的展示、传承和产品市场的推广、老年人的主题公园等。

  中国老年人口总量在2020年将达到2.55亿,2030年达到3.71亿,2050年达到4.83亿,2053年达到峰值4.87亿。届时老年人所占比重将达总人口的34%。“我要提出一个非常重要但是常被忽略的理念:大家一说到‘老人’,往往会想到是这样一个群体,他们步履蹒跚、年迈力衰,或病痛缠身,或穷困孤寡,需要家庭、社区或养老机构对其生活进行照顾。但是我们却忽略了另外一个老年人群体的存在。在当今社会上,除了上述已基本丧失独立生活能力、需要以各种方式给予关怀照料的老年人外,还有更多身体健康、精力充沛,希望能够再学习、再就业并以健康快乐和高质量生活方式来欢度晚年的那部分老年人群。健康老年人将成为养老产业未来发展的一个领域,或者说是一个较大的产业发展空间,具有巨大的商机,也会给社会带来巨大福利,更造福于社会和民众。”李罗力说。

  国务院颁布的 《关于加快发展养老服务业的若干意见》,是我国养老服务业发展史上一个重要的里程碑,如果《关于加快发展养老服务业的若干意见》中关于土地、税收、审批的相关规定落实到位,必将有力地促进中国养老产业快速发展。在制定今后的养老产业政策时,建议建立跨部委的养老产业发展规划与管理协调机制,以提高政府部门的办事效率;各级政府和有关部门在财政、税费、土地、融资等方面应采取措施,鼓励、扶持企业、事业单位、社会组织或者个人以新建、改建、租赁等方式兴办养老服务设施;要不断完善社会养老保险制度,提高老年人的消费水平。



推荐阅读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