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7-23 04:38:39
首页 国际 港澳台 华人 中国 社会 领导 地方 人物 城市 反腐 财经 金融 证券 科技 汽车 食品 法治 关注 聚焦 舆情 传媒 企业 职场 房产 能源 安全 国内 夕阳红 访谈 电视 军事 教育 理论 文史 历史 文化 旅游 时尚 环保 体育 健康 农业 书画 图片 评论 公益 论坛 交通 娱乐 文明中国
当前位置:首页 > 金融

聚焦 人民币“升不停” 在新变局与金融安全间谨慎前行
文章来源:环球聚焦传媒网    作者:    发布时间:2018-01-09 15:03    点击量:49    

  新京报漫画/陈冬

  在金融自由化进程过半之际,如何在四大变局下既保障国家金融安全,又同时稳步实现经济腾飞,当为我国相关部门慎而决之的重要课题。

  人民币延续了新年伊始的“开门红”。据媒体报道,人民币兑美元中间价调升83个基点,报6.4832,虽最终收跌,但中间价一度创2016年5月3日以来最高。近期,接连升值的人民币引发市场关注,未来的行情走势也成为热议话题,受到关注的还包括人民币国际化问题。

  人民币国际化不能冒进

  金融安全事关国家命脉,因此,对于以人民币国际化为核心的人民币崛起战略,愈是呼声高涨,愈应谨慎行事。

  事实上,人民币国际化的战略核心,是推动人民币成为世界货币。方向正确,但“崛起”过程艰辛,需要相机而动。美元下台绝非易事,人民币国际化和人民币崛起需要随风潜入夜,步步为营。

  人民币成为世界货币的前提是资本账户开放。目前,我国资本账户尚未开放,金融安全有墙保护。如1997年亚洲金融危机,虽然我国也受到重创,但没有冲击到人民币币值。相比之下,泰铢、马币、韩元狂贬,以至于第七经济体韩国国家破产了。因此,开放资本账户意味着人民币将易受到市场攻击,已有金融长城或被推倒,如果在我国实力尚不足时,贸然推动人民币崛起,可能带来巨大风险。

  其实,人民币国际化只是金融自由化的映射之一。目前,我国金融自由化已完成了四分之三:利率市场化,金融机构经营范围的扩大化,金融业准入的放开。第四步就是汇率的市场化以及货币的自由浮动。

  金融自由化引发四大金融变局

  在金融自由化进行过程中,也带来四方面变局:一是金融空转化,二是金融泡沫化,三是金融扁平化(民间化),四是金融高科技化(复杂化)。

  首先看金融“空转”。金融业放开准入限制后,众多公司、个人进军金融业。金融机构林立之下,很难再从以央行为中心的传统银行架构出发,利用货币政策引导资金走向,调控实体经济发展。所以,此时出现了“货币消失之谜”。从金融机构经营角度看,面对众多同业竞争对手,利用资金运转效率,以期利用“钱生钱”的方式突破竞争。钱生钱,就是把钱给张三的金融机构,张三再把它给李四的金融机构,再给王五,由此形成资金空转。

  击鼓传花过程中,上家需要抽头,层层扒皮。如果资金最终进入实体经济,经过层层倒手,企业融资成本早已高企。然而,对于国家金融安全,恰恰需要资金进入实体经济,更需要融资成本的适中普惠。

  金融空转下,往往带来资产泡沫,这就形成了金融自由化的第二变局。

  实际上,金融离不开泡沫。正所谓价格围绕价值波动,价格和价值背离的部分就是泡沫。需要注意的是,是否泡沫出现就一定要当即挤破?社会经济管理上常常伴有一种情绪,泡沫出现就要马上挤掉,这个观点实则有待商榷。

  就泡沫本身而言,是浮动于价值之上的价格部分,在各种因素的推助下日益膨胀,至于泡沫何时破灭,取决于吹泡沫的技术,而不在于泡沫大小。其实,诸多泡沫对金融和经济的妨碍可能并非积重难返,若未充分考虑环境的复杂性,而当即击碎泡沫便反而会酿成金融安全问题。

  2015年股市震荡,国家后续花了大笔银子救市,有人提出批评,认为当借此契机击碎股市泡沫。然而,他们并未看到的是,如果不花巨资救市,破产的不仅有进行融券的大批受众,证券公司、做股票质押的上市公司,以及银行都将紧随其后。即便不论公司,但银行破产造成的挤兑风波带来的社会问题是不容忽视的。

  又如,2015年8·11汇率改革,彼时将高估的中国人民币币值一下贬了3%,把汇率计算方式调整一下,轻微戳破了所谓汇率泡沫,这导致在2016年一年内,中国外汇储备从4万亿迅速缩水到3万亿。2017年,中国人民银行采取了一些行政措施扭转了这一局面。

  当然,对泡沫的容忍并不意味着不警惕其可能蕴含的金融风险。而是要在充分权衡下,择机而动,对金融泡沫的静观也是一种行动。

  第三个变局是金融出现扁平化。当下,金融机构多如牛毛,金融从业人士摩肩接踵,人人都在搞金融。在金融扁平化的过程中,资金脱实向虚随之而起,热钱的流经促发了种种庞氏骗局。百姓多年辛苦钱成为了e租宝、华赢凯莱一纸没有边际的许诺,水落石出后,又可能酿成社会群体事件。这些都在切实影响着国家安全。

  金融科技带来新型金融冲击

  第四个变局是金融的高科技化,也即复杂化。

  目前,金融复杂程度超出想象,运作几近程式化。诸如股市波动,或与国外对冲基金等以复杂交易手法进行的量化交易有关;又如黑池交易,恐怕大多数金融学者也搞不清;甚至连最主要的载体货币也随着技术在发生变化,信用评级、供应链金融等逐渐开始使用区块链技术。而移动支付的崛起更推助了,大量金钱在无形空间地迅速流动。如果黑客破解了第三方支付技术,一个病毒就可能让大笔金钱迅速转移。这些高科技金融模式和产品正在改变世界的金融运行,也在影响着我国金融安全。在此背景下,国家安全需要掌控金融高科技,应对金融自由化和稳健发展金融国际化。

  金融是国家命脉,风险是金融的同义语。正因如此,金融需要审慎从事,从业者需要资质门槛,行业则需要牌照规范予以界别。

  资金是现代社会联系的纽带和利益分配中枢,历史上国运兴衰往往和金融密切相连,如果不是郁金香泡沫,海上马车夫荷兰作为世界经济中心的位置能够延续多年;如果不是卢布的暴跌,站到坦克车上的叶利钦未必能使苏维埃改旗易帜。金融对于国家安全的影响古已有之,在金融自由化进程过半之际,如何在四大变局下既保障国家金融安全,又同时稳步实现经济腾飞,当为我国相关部门慎而决之的重要课题。

  □田利辉(南开大学金融学教授、青年长江学者)



推荐阅读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