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10-21 08:38:04
首页 国际 港澳台 华人 中国 社会 领导 地方 人物 城市 反腐 财经 金融 证券 科技 汽车 食品 法治 关注 聚焦 舆情 传媒 企业 职场 房产 能源 安全 国内 夕阳红 访谈 电视 军事 教育 理论 文史 历史 文化 旅游 时尚 环保 体育 健康 农业 书画 图片 评论 公益 论坛 交通 娱乐 文明中国
当前位置:首页 > 社会聚焦

残障外卖小哥活出“骑士”范儿 努力的样子闪闪发亮
文章来源: 中国青年报     作者:    发布时间:2018-01-12 15:42    点击量:45    

  外卖小哥朱仲银在商家取外卖。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见习记者 杨威/摄

  他拿起前一天晚上清洗干净的义肢,熟练地把环状接受腔套上左小腿,连接接受腔和假脚的金属棒只有短短一截,外面裹着的用来伪装肌肉的海绵已经乌黑,还烂了几块。

  “其实,前段时间我换了个新义肢,花了八九千元。但是干我们这行,上班经常跑动,大概两三个月就得调一下义肢的小零件,下面的脚掌也容易坏,我就没舍得用新的。这个坏了的义肢,能用就先凑合用着。”朱仲银有点不好意思地说。他方方的脸庞笑起来有两道褶子,他常调侃自己长得有点着急,显老。

  1996年生的朱仲银是“饿了么”北京望京某站点“雷锋骑士”团队的一名外卖小哥。除非他故意把义肢露出来,不然别人很难看出他的与众不同。

  他走起路来,左腿稍跛,但步子迈得又急又大,旁人要小跑才能跟得上;跑起单来,他业绩领先,平均每个月能送1000单左右,赚八九千元,赶上过年的时候,月收入能过万元。最近,他还考取了摩托车驾驶证,把送餐“坐骑”从电动自行车换成了摩托车。

  如果非要挑出朱仲银与别人的不同,比较明显的是他穿的比较少,尤其是下半身。即便是在零下六七摄氏度的寒冬里跑单,他顶多只在牛仔裤里套一层秋裤,连护膝都不戴。“因为有义肢,不方便穿太厚,不然晚上睡觉时脱衣服太麻烦”。

  “这就是生活,它不完美,却最真实”

  朱仲银是个土生土长的四川娃儿,提起自己3岁多时的那场车祸,他并没有太多印象,只是长大后听家人讲,他在与小伙伴们一起玩耍时跑过一个路口,被一辆拖拉机轧伤,左脚截肢,在医院住了几个月。

  小学六年级的时候,朱仲银开始装义肢,从那以后,他一直喜欢走走、动动、往外跑,“从来不会把身体的缺陷当成是缺陷”。所以,虽然中专时朱仲银读了计算机专业,但他却不愿从事在电脑前一坐一天的工作。2015年毕业后,他一直走南闯北,寻找真正适合自己的工作。

  他曾在厨房后厨当过配菜员,包吃包住每月挣2000多元。也曾辗转浙江、广东等地,进工厂的流水线干手工活,但一直觉得这类工作不适合自己,“干个一天半天就换了”。直到2016年8月,朱仲银才稳定下来。在同学的介绍下,他成了一名外卖小哥。

  起初,面试官看他腿脚不方便,还劝他少跑点单。工作后,朱仲银不仅业绩好,服务质量在团队里也是遥遥领先,一年半下来得到的差评数不到5个。

  “我中午不爱休息,几乎一直在外面跑单,而且比较熟悉和善于规划路线,连区域内红绿灯变换的时间和顺序都记下来了。”看似内向的朱仲银,骨子里却挺要强,别人能做好的工作,他说自己也没问题。

  东北“纯爷们”祁峰(化名)也是一位有故事的外卖小哥。由于幼时重度烫伤,他的左手五指无法伸直,胳膊上、肚子上也留有大片烫伤疤痕,属于三级伤残。在他看来,外卖行业是为人民服务的工作,一些有配送能力的残障人士加入其中,也能很好地胜任。

  “我们生活上虽然有一些不方便,但是心灵和头脑和别人是一样的。”80后的祁峰豪爽、坦诚,他告诉记者,自己在老家的时候曾开过饭店、干过快递、包过鱼塘,打拼多年赚了50多万元,但前些年由于投资失败,背上了七八十万元的债务。

  “我一直觉得,越努力,就越幸运。既然我们身体上有缺陷,就要比正常人更努力。”祁峰并没有被债务压倒,2017年8月,他来北京闯荡,在老乡的介绍下成为了外卖小哥,“没想到这一行收入相当OK!比预想的好很多。”

  “我的手抓不动那么多份外卖,每天跑不到30单,工作量算是中等,但每月也能赚7000多元。”祁峰说,他失去了很多东西,每月要还欠款,但很喜欢自己目前的工作状态,“因为我现在是最努力的时候!以前从来没有这么努力过”。

  前不久,他给自己新换了一个微信头像,一位抽着雪茄的电影人物闭着眼睛、歪着头说“这就是生活,它不完美,却最真实”,祁峰说他很喜欢这句话,因为这正是他对生活的感悟。

  外卖小哥朱仲银在小区警卫室窗前问路。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见习记者 杨威/摄

  时钟指向早上8点40分,朱仲银像往常一样在北京的出租屋里醒来。

  聋哑小哥组建外卖团队

  最近,聋哑外卖小哥许兴方火了。上电视、录节目、参加慈善晚会……他把自己所在的特殊群体极大地曝光在公众视野,让不少人知道,原来还有这样一群听障人士,风里来雨里去地为给人们送餐而奔波。

  2017年年底,一篇“外卖小哥反复挂断电话,一条短信引无数网友泪奔”的文章刷屏社交媒体。网友“1988”讲述,他在一天中午连续接到几次接通即挂断的电话,起初还以为是恶作剧,气得在办公室发脾气。直到晚上清理手机短信时才发现了真相。原来,打电话的是一位聋哑外卖小哥,以打电话后即挂断的方式提醒顾客看短信。

  这个给网友“1988”打来无声电话的人是“饿了么”杭州西城站点的聋哑外卖骑手于亚辉。许兴方是带他入行的队长,也是该站点第一位聋哑骑手。两人一起接受采访的视频在网上热传,在当地成为小有名气的“网红”。

  从2017年10月开始,许兴方开始组建“聋哑人送外卖小哥”团队。这个只上过两年特殊学校的云南小伙,靠自学学会了用文字与他人沟通。他在朋友圈发招聘启事,请大家帮忙转发,“世界现在变了,平台能帮聋哑人赚钱,不要让别人瞧不起哦”。

  很快,他的微信“爆了”!来自河南、陕西、吉林、新疆等地的听障青年纷纷赶到杭州面试。目前,西城站点已有7名聋哑骑手,而许兴方作为他们的队长,带他们分期贷款购买电动自行车,教他们如何跑单,把团队建设得有声有色。

  由于沟通不便,聋哑骑手们在送餐前都会将提前编辑好的短信发给顾客,告知顾客外卖送到时会给他们打电话再挂掉。但有些顾客没有看短信的习惯,他们就只能拨通电话后挂断以提醒顾客注意手机短信,可也因为这样收到过一些投诉。

  “我们很热爱这份工作,希望大家多多理解和支持,谢谢大家。”于亚辉曾用手语向公众表露自己的心里话,获得了无数网友的鼓励和肯定。但也有人担心,聋哑外卖小哥这一群体,在送餐过程中会不会遇到安全问题?

  如网友“暴走动漫君”说:“聋哑人送外卖是很危险的一件事,因为听不见其他车按喇叭,一旦出了问题,社会舆论是否会一边倒地去指责雇主?”

  对此,许兴方解释,他们戴上助听器后是可以听见汽车鸣笛的。所以出门送餐时,他们一定会戴助听器,眼观六路,控制车速,严格遵守交通规则。这样,可以最大限度避免出现交通事故。

  一句“谢谢”,是对他们最大的支持

  也有人担心残障外卖小哥在工作中是否会受到刁难或歧视。朱仲银已经干了一年半,虽然他也听同事讲过一些“刺儿头”顾客的事情,但他从未遇到过类似的事,送餐过程中也没有发生过特别不愉快的冲突。

  “其实,我们与顾客真正接触的时间很短,就是他们收到外卖的那几秒。顾客基本只会关注自己的餐,并不会发现我们身体有什么异常。”祁峰说,他在工作中遇到的大部分顾客都很不错,有些顾客的素质还相当高,“遇到大风、大雨等恶劣天气,即使超时了我也没有收到过投诉,大多数人都能理解,甚至还跟我打电话说‘别着急’。有时他们会对我说‘谢谢’‘辛苦了’,我听了以后心里特别满足”。

  网友“微数码李Sir”在看到残障外卖小哥的新闻后发微博感慨:“他们真正需要的是理解与尊重!每次收到餐点的一霎那,一句简单的谢谢,就是对他们最大的支持!”

  其实,能够温暖外卖小哥的,不仅是顾客的尊重和包容,还有商家和团队的支持。

  朱仲银告诉记者,他刚来北京工作时,一家餐馆的老板娘对他特别好,尤其是当她听说自己的特殊情况后,就更加照顾他了。

  “每次我去店里取餐,她都会先帮我出单。”朱仲银说,“这对我们外卖小哥来说真的是特别大的帮助。早出一分钟单,我在路上就可以骑慢点,不用那么着急了。”

  许兴方发微信告诉记者,聋哑人找工作非常困难,他想多赚点钱供妹妹读书,给家里盖房子。他很感谢自己现在所属团队的站长,很照顾自己,不仅教他熟悉外卖业务,还让他招聘了几个聋哑兄弟一起工作,“大家在一起,交流沟通非常好。我们是聋哑人,微笑是最好的语言”。

  “生活如山,有人岁月静好,有人负重前行,愿每一个负重前行的人,都能被温柔以待。”微博上,不少网友给残障外卖小哥留下类似这样的暖心鼓励,称赞他们“努力向上的样子闪闪发亮”!记者 李师荀



推荐阅读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