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7-17 04:22:35
首页 国际 港澳台 华人 中国 社会 领导 地方 人物 城市 反腐 财经 金融 证券 科技 汽车 食品 法治 关注 聚焦 舆情 传媒 企业 职场 房产 能源 安全 国内 夕阳红 访谈 电视 军事 教育 理论 文史 历史 文化 旅游 时尚 环保 体育 健康 农业 书画 图片 评论 公益 论坛 交通 娱乐 文明中国
当前位置:首页 > 社会聚焦

民警汪豪斌翻墙托举救下高楼轻生女子 曾经是体操冠军
文章来源:钱江晚报     作者:    发布时间:2018-01-14 14:21    点击量:47    

  左图:韩女士和女儿

  中图:救人的帅哥民警汪豪斌

  右图:练体操的汪豪斌

  《惊心动魄!16楼楼顶上女子轻生》后续报道——

  救人小夫妻平时爱运动,有个6岁女儿

  90后“托举哥”曾是体操冠军,还是单身

  1月12日下午2点多,在杭州下城区某16层高的居民楼楼顶,一个身穿白色羽绒服的女子想要轻生,人已经完全挂在外面。一对年轻夫妻一边劝导着她,一边死命地拽着她的双手。而在没有任何保护措施的情况下,石桥派出所民警汪豪斌翻出护墙,踩在仅半米左右宽的平台上,托举轻生女子近一分钟,最终成功救下女子。

  报道引起了很多人的关注,大家纷纷给那一对夫妻点赞,称他们为“最美邻居”,有人直接给汪豪斌冠上名号——“托举哥”。

  目前,下城警方正准备为这对小夫妻申报“杭州市见义勇为积极分子”荣誉称号。

  昨天上午,在石桥派出所里,记者见到了这些勇敢朴实的“平民英雄”。

  “如果她从我们手里掉下去 我们真的一辈子都不好过”

  别看照片上穿着粉色厚厚的睡衣,见到本人,韩女士是个打扮时髦的年轻妈妈,有一个6周岁的女儿。

  “事情发生到现在,我几乎没睡过,也没吃过什么东西。脑子里都是那些挥之不去的画面,后怕,真的。”韩女士说,一晚上手都在不停地抖着。

  “那天我们本来是要去上海出差的,老天在帮忙吧。”韩女士现在回想起来,像电视剧里的情节一下子出现在自己眼前:不到一秒的时间,老公双手抓住了轻生女孩的一只小臂,而韩女士也紧紧抓着她的另一只手腕。

  很难想象,外墙有1米8高,而韩女士只有1米6,丈夫1米7,两个人都踮着脚不肯撒手。这得益于两个人平时还算爱运动,几乎每天都会快走或者慢跑。尤其是韩女士,学生时代还参加过杭州市中学生运动会,短跑是她的强项。

  幸好外墙外面还有一个很窄的平台,约30厘米宽,但是女孩的身子还是在往下坠。韩女士不放弃。“你想想父母,所有爱你的人,还有你的宝宝,你怎么能帮他做决定呢?”“这样的渣男你为什么要拽着不放,不值得的。你还有大把的时间去找更好的……”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但是对于夫妻俩来说,就像一个世纪。女孩的体重大约120斤,这体力的耗费实在太大。

  沉默的老公几乎哭了出来,央求道:“你一定要给我们这个机会救你。否则我们这一辈子都不会好过。”

  所幸,十几分钟后,警察和物业都及时赶到,出手相救,最终是有惊无险。

  “如果她从我们手里掉下去,我们真的一辈子都不好过。”事后,韩女士和老公两个人依然很后怕。

  救人的帅哥民警还是单身

  会弹尤克里里,偶尔“吃鸡”

  昨天钱江晚报官微头条把这个故事@所有人。后台留言里,都是给“90后民警”点赞的,还有不少杭州阿姨问,“小伙子有没有对象?”

  在派出所里,记者也见到了汪豪斌,正好轮到他值班,一直要上到14日早上8点半。

  穿着制服的汪豪斌,个头1米7,虽然有些白发,和他26岁的年纪有些不符,但丝毫没有影响到他的帅气。自从“火”了之后,手机就几乎没有静下来过。家人朋友,不是发微信就是打电话,“你就是那个救人的警察吧。”

  但在他看来,只是本职工作而已。早上,妈妈看到新闻才给她打了一个电话,只是嘱咐了一句,注意安全。

  身手矫健,一看就知道练过的。汪豪斌是体操出身。4岁时,因为太调皮,他被父母送到了陈经纶,专门学习体操,没想到成就了一个专业体操运动员,鞍马是他的强项,曾经在省运会上获得鞍马和单杠的双料冠军。后来进入到八一体工队,还获得过全国青年体操锦标赛团体冠军。奥运冠军肖钦是他的师兄。

  后来因为伤病,他决定退役。2017年4月底,他正式成为了一名下城公安分局石桥派出所民警,也是所里资历最浅的一个。

  “很忙,很新鲜。”这是他对新工作的理解。以前练体操,生活简单枯燥,现在主要从事刑侦,“很费脑子。”现在他也没有时间锻炼身体,以前的六块腹肌变成了如今的一块。朋友邀约,他总在加班。

  别说韩女士一家了,这也是汪豪斌从业以来第一次碰到这么危急的情况。“当时根本没有多想,把人救上来了之后,回头想想,还真的有点慌的。”毕竟当时他毫无保护措施,一个踩空,两个人都可能掉下去了。

  小伙子很爱笑,平时的生活挺单调。虽然是杭州人,但住在宿舍里,自学了尤克里里的弹奏,喜欢看科幻电影,偶尔和同事组队“吃鸡”(网络游戏)。

  至今单身,最近才有人给他介绍对象。“没有限定标准,看对眼了,就行。”记者 杨茜



推荐阅读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