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11-18 09:57:10
首页 国际 港澳台 华人 中国 社会 领导 地方 人物 城市 反腐 财经 金融 证券 科技 汽车 食品 法治 关注 聚焦 舆情 传媒 企业 职场 房产 能源 安全 国内 夕阳红 访谈 电视 军事 教育 理论 文史 历史 文化 旅游 时尚 环保 体育 健康 农业 书画 图片 评论 公益 论坛 交通 娱乐 文明中国
当前位置:首页 > 人物

退休老医生吴永赞第三次“上岗”义诊14年 余热献给乡邻
文章来源:环球聚焦传媒网    作者:    发布时间:2016-02-11 21:42    点击量:737    

  82岁,有过令人骄傲的过去,儿孙满堂,退休金每月5000多元,顺着这一切推想——海南省海口市长流镇上的吴永赞老人完全可以颐养天年了。但是,他没有停下工作的脚步。3本厚厚的笔记本,密密麻麻的病患名字,记录了2002年至今,吴永赞第三次“上岗”以来在家中治疗的每一个病人。在这些病患名字后的收费记录中,“免费”的字眼频频出现。在人生的暮年服务家乡,是这位曾在业内享有好声誉的皮肤病医生的心愿。他不知道自己人生的终点在哪,他说,有一点光,就发一点热。

  吴永赞和担任他助手的妻子黄转秀。图片来源:海口文明网

  1.18岁走上“麻防”道路 悉心照料病人为他们画眉

  到了海口长流镇,问路人,希望找一个80多岁的治疗皮肤病的老医生,路人的手指会指向一条小巷,“进去几十米”。悬挂在门上的白板上写着:上午8时半至11时半;下午3时半至5时。这是吴永赞医生的上班时间。头发花白,面容慈祥,吴永赞坐在屋子右边的一张桌子旁。无论有没有病人,他都会遵守上班时间,以免病人来了找不到自己。

  “我初中快毕业时,邻居老谢已上了半年的医专,他建议我去考考,我一下子就考上了。”吴永赞说,1952年,对于他而言是人生中具有分水岭意义的一年。这一年,18岁的他即将从医专毕业,同时收到了去广州参加麻风病防治培训班的通知。

  那是个“闻风色变”的年代,参加麻风防治的医护人员不仅得不到赞誉和掌声,还往往因为长期接触易传染难治愈的麻风病受到不少冷眼和排斥。吴永赞的父亲吴世昭知道这个消息后,不止一次表示反对。“我父亲觉得治麻风病是个危险又不光彩的工作,他希望我能在长流镇卫生院上班。”吴永赞说,在了解父亲的忧虑后,他再三劝慰,终于说服了父亲。

  14年来,吴永赞记下三本厚厚的门诊日志。图片来源:海口文明网

  在结束了在广州的培训后,吴永赞获得了一枚胸章,上面刻着:“为消灭麻风病奋斗。”短短八个字成了他一生的信念。1952年5月吴永赞开始在皮肤病门诊上班,和麻风病人接触,为他们治疗。吴永赞放假回到家里,和老同学聚会,老同学便问吴永赞:“你从医院回来消毒没?”这些话,吴永赞总是将它们理解为朋友间的玩笑。

  面对麻风病人,吴永赞心中不是没有动摇过,但他不住鼓励自己:“既然我在这个岗位,就不能有恐惧。”照料麻风病人比照顾其他病患要麻烦和辛苦许多。为了避免传染,在每天进入病房前,吴永赞都要穿上厚厚的隔离衣、带上隔离手套和隔离帽,套上不透气的防护鞋。每天下班脱下防护衣物后,他都会变成一个“汗人”。吴永赞说:“在门诊的每一天都是这样熬过来的,冬天还好,夏天热到起痱子是常有的事。”

  由于麻风病毒会损害神经,患者手脚可能会在一夜间发生痉挛、萎缩,吴永赞每天都会为他们按摩、擦拭手脚,帮助恢复。麻风病人一有外伤就容易感染溃烂。这些伤口必须及时处理,否则会造成身体麻木,供血不足。在护理工作中,吴永赞经常照料伤口溃烂、骨头坏死的麻风病人。脓血从麻风病人溃烂的伤口流出,散发出阵阵恶臭。吴永赞却毫不介意,忍着恶臭凑近病人的伤口,细细地为他们清洗和包扎伤口。

  “麻风病人不仅要忍受生理上的痛苦,还要承受巨大的心理压力。”很多麻风病人由于患病眉毛脱落,内心十分沮丧。为了安慰他们,吴永赞在工作之余拿起了眉笔,向女同事讨教画眉技巧,主动为麻风病人画上好看的眉毛,后来他还学会了植眉技术。

  2.退休后为延续“麻防”事业再上岗 带出一支成熟团队

  在忙碌的工作中,吴永赞并没有放弃学习和积累。在参加工作后,吴永赞又完成了大专学业,并在工作中细心观察,积累,将实践经验与专业理论结合,陆陆续续在市级、省级、国家级刊物发表了24篇论文。

  1993年,吴永赞发表的《187例儿童麻风病临床分析》在业内引起很大反响,被国际麻风会议录用,吴永赞成为当年海南省唯一获邀参加该会议的人。临行那天,吴永赞流下了喜悦的眼泪。这是他第一次踏出国门。“干了一辈子麻风病工作,想想,也感到莫名的感动。”吴永赞说。

  面对巨大的荣誉和肯定,吴永赞却从未有一丝骄傲的情绪。他说:“投入麻风病研究,想方设法缓解病人的痛苦,都是我应该做的。”他认真的求索没有因为荣誉而终止。在1995年,吴永赞退休时,又获得了有着麻风病防治行业最高荣誉称号的马海德奖。

  王永赞认真地为患者开处方。图片来源:海口文明网

  退休后,吴永赞本可以领着退休金在家修身养性。但他看到自己退休后,医院中缺乏经验和锻炼的年轻医生无人指导。于是他接受了海南省皮肤病医院的再次聘任。

  吴永赞再次上岗后,开设护理课传授“麻防”知识,带领年轻的“弟子”们查房问诊,教他们如何照顾麻风病人的生活起居。终于,在不断的努力下,吴永赞将医院中的年轻医生培养成一支成熟的“麻防”队伍。年少不知韶华逝,在2002年第二个“上岗”结束后,吴永赞投身于麻防事业的时间竟已49年,将近半百岁月。

  3.第三次“上岗”服务患者14载 仁心看病只收一元钱

  吴永赞的事业画卷,并没有因为第二次退休而画上休止符。2002年,吴永赞回到老家长流镇。就在人们觉得忙碌了大半辈子,身患高血压的吴永赞可以闲下来安享晚年时,他却把行医的牌子挂到了屋外,决定第三次“上岗”。在吴永赞回到老家长流镇后,发现镇上几乎没有专门治疗皮肤病的地方,镇上的居民只能到海口市内求医。“长流镇距离海口有十几公里远,大家每次到市内看病少则花几百,多则几千。我有知识也有经验,可以用它们来方便百姓。”在人生暮年服务家乡,成了这位技术高超的皮肤病医生的心愿。

  吴永赞在小巷里开起皮肤病诊所,一开就是14载。对每个病人,他都不怕脏臭,不嫌麻烦地耐心诊疗。将心比心,用一颗仁心体谅患者的苦痛是他持守的信念。“皮肤病通常是慢性病,十分折腾人。长期肿胀和痛痒往往让病人感到很痛苦。作为医生不仅要用药治疗病人,还要开解他们的心结,让他们有治愈的信心。”

  吴永赞的门诊日志上有画着红圈的患者名字,对于这些患者他只是象征性地收取成本费甚至免费。图片来源:海口文明网

  吴永赞翻看门诊笔记。图片来源:海口文明网

  2014年5月,海口一位叫小严的中学生双臂和小腿多处溃烂,在海口多个医院治疗无果。无奈之下,她找到了吴永赞。吴永赞给她开了药,但更换了好几次药方,还没治好。想到女孩平时即使天气再热都不敢穿短袖,吴永赞没有放弃,而是反反复复改进了好几次药方,直到年底,小严的皮肤病彻底好了。“治了7个月,终于治好了。”小严一句“谢谢”,至今仍让吴永赞感到满足。

  吴永赞有3本厚厚的门诊日志,上面密密麻麻记着自2002年开诊所以来经他治疗的患者的名字和收费。在这些病患名字后的收费记录中,多是7元、8元的金额,2元、3元也不少。笔记中有许多人的名字被红圈标出,这些人名后都跟着“免费”字样。

  张景秋是吴永赞的邻居,是九旬琼崖纵队老战士。几年前,得了皮肤病的她走进了吴永赞的诊所。吴永赞不收张景秋的钱,张景秋硬塞,吴永赞只好象征性地收1元钱。“老革命的钱我都不收,他们为了革命曾经冒着生命危险,我帮他们看点病怎么能收钱?”吴永赞说,除此之外,贫困户来看病,他也会不收钱,或者象征性地收1元钱。

  随着年岁渐高,吴永赞为患者诊疗的时间也渐渐减少,由于患上高血压,他每天中午都要休息一阵。“这几年,他身体也不大好了,看病也挺吃力的。”吴老的妻子黄转秀说,因为名声在外,每天来诊所看病的人很多,“他有高血压,不能太累,但他经常看病人看到一两点。”为了减轻老伴的负担,黄转秀除了负责吴永赞的一日三餐,还学会了卫生消毒、抓药配药,“他闲不下来,放心不下来看病的人,我就帮他打打下手。”吴永赞对自己的加班有充足的理由:“病人大老远跑来找你,哪里忍心赶病人离开。”儿子吴博心疼老人,常劝他放下诊所的工作,颐养天年。

  吴永赞却坚持只要身体还可以承受,都要将诊所继续开下去。他总是笑着说:“反正做这些事,我也乐在其中。趁我还干得动,人到暮年,有一点光,就发一点热。”

  (本网根据《好医生投身麻防49年 三次“上岗”余热献乡邻》《老医生吴永赞三次“上岗” 有些病人他分文不收》等稿件综合,感谢海口文明网提供素材)

  编辑点评  “送人玫瑰手留余香”。吴永赞便是这样一位在奉献中享受快乐的人,在本可以颐养天年的年岁,却选择了第三次“上岗”,只为用毕生所学服务乡亲。他是一个“怪人”,不畏惧世俗的眼光,为自己的梦想奋斗一生;他是一个心软的人,通情达理,一心只为病患着想;他是一个“闲人”,举手之劳,用余热服务乡邻。人到暮年,却仍积极奉献社会,是他,让我们看到了助人的快乐,让我们明白了奉献的意义。



推荐阅读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