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10-19 06:16:34
首页 国际 港澳台 华人 中国 社会 领导 地方 人物 城市 反腐 财经 金融 证券 科技 汽车 食品 法治 关注 聚焦 舆情 传媒 企业 职场 房产 能源 安全 国内 夕阳红 访谈 电视 军事 教育 理论 文史 历史 文化 旅游 时尚 环保 体育 健康 农业 书画 图片 评论 公益 论坛 交通 娱乐 文明中国
当前位置:首页 > 公益

40年,沙海里种出绿色奇迹 三北防护林体系建设工程东段采访纪实
文章来源:光明日报    作者:    发布时间:2018-08-08 11:49    点击量:159    

  【壮阔东方潮 奋进新时代——庆祝改革开放40年】

  40年,沙海里种出绿色奇迹

  ——三北防护林体系建设工程东段采访纪实

  光明日报记者 刘江伟 李慧

  汽车在公路上颠簸行驶着,车窗外的绿色不断向远方延伸,犹如无边无际的海洋在微风中翻卷着细小的波浪。

  科尔沁,这个曾经水草丰美、河川遍布的辽阔草原,由于人们不合理的经济活动,慢慢退化成沟壑纵横、黄沙漫卷的沙地,就像诗人艾青笔下所描述的:“从塞外吹来的沙漠风,已卷去北方的生命的绿色。”

  改革开放以来,伴随着三北防护林体系建设工程(简称“三北工程”)的推进,科尔沁沙地及其周边的命运也在悄然发生着改变。

  近日,记者跟随采访团深入到辽宁彰武县、内蒙古科左后旗、黑龙江拜泉县等三北工程东段地区,从科尔沁沙地以及周边的绿色蜕变,来窥探三北工程这一与改革开放同岁的伟大壮举,40年来牢筑绿色长城的精神伟力和沧桑巨变。

  绿进沙退,在荒芜中播撒绿色

  很多与内蒙古相关的地方,名字大都会与水草相关,辽宁省彰武县阿尔乡镇也同样如此。

  阿尔乡的蒙语含义就是水草丰茂之地,它曾三面被科尔沁草原包围。据老一辈人介绍,阿尔乡虽没有浩瀚的森林,但到处可见低矮的树丛和草地。

  农民的开荒拓耕、质地松散的土壤再加之干旱少雨的气候,让阿尔乡迅速被沙土侵蚀。阿尔乡镇党委副书记谢菲菲向记者展示的一张泛黄的图片,描写的就是阿尔乡“十山九秃头、风起白沙飞、十年九不收”的景象。

  阿尔乡镇副镇长马辉已经在镇上工作20余年,她对风沙的记忆尤为深刻:“一到春季,狂风四起,根本就睁不开眼睛,沙子打在脸上就像刀子割的一样。嘴唇和脸都被吹破皮了,满嘴都是沙子,一咬嘎吱嘎吱地响。”

  不只是阿尔乡镇,整个彰武县都面临着“沙进人退”的困境。彰武县林业局局长刘立群告诉记者,新中国成立前,彰武县林地面积不足18万亩,森林覆盖率仅为2.9%。彰武县的东南便是以沈阳为中心的辽宁中部城市群,如果按七八级的风速计算,彰武的沙尘到达沈阳仅需1个小时。

  1978年11月,几乎与改革开放同时,党中央、国务院作出一个重大决策——在我国四大沙地、八大沙漠边缘及黄土高原建设大型防护林。同年,彰武县被列入“三北工程建设重点县”,拉开了治沙造林的序幕。

  自三北工程实施以来,彰武县秉承“要生存、先治沙”的理念,累计完成治沙造林面积126.5万亩,森林覆盖率增加到34.5%,使166万亩农田得到保护。全县粮食产量由新中国成立初期的1亿公斤增长到现在的13.8亿公斤,成为全国重要的商品粮基地县。

  仲夏原本是彰武风沙漫卷的时节,但现在走在田间路头,微风吹动脸庞,尽是夏意的清爽。放眼望去,青草爬满了山坡,成排的樟子松犹如卫兵一样,严阵以待地守护着这里的每寸土地。

  “为巩固治沙造林的建设成果,我们全面实施了封山禁牧工程,坚持机械围封和生物围封相结合,畜牧业推行了舍饲圈养。强化了管护专业队伍建设,不断加强对封禁范围生态脆弱区的管护。”刘立群说。

  改革开放开启了中国发展的新征程,而三北工程也翻开了三北生态建设的新篇章。国家林业和草原局局长张建龙表示,三北工程经过40年五期的实施,共完成造林面积4.3亿亩以上,森林覆盖率由过去的5.05%提高到13.02%,实现了生态、经济、社会效益的多赢。

  以林增收,让群众有绿色获得感

  从彰武县向东北方出发,大约行驶700公里,就到了黑龙江省拜泉县。层层梯田在细雨微蒙中泛起了云雾,坐落其间的村庄被掩映得扑朔迷离,俨然是一派塞外江南的景象。

  拜泉县曾是赫赫有名的“北大荒”。新中国成立后,来自全国各地的年轻人响应国家号召,用汗水把这里开辟成了美丽富饶的“北大仓”。然而,20世纪六七十年代,为了多种粮,很多树木被砍伐,不期而至的风灾、水灾、霜灾经常让农民颗粒无收。

  “满目疮痍、支离破碎。”谈起曾经的拜泉,该县林业局局长李英歌脱口说出这八个字。他告诉记者,当时,全县黑土层厚度由垦殖初期的1米锐减到30厘米,许多土地都是“破皮黄”,坡地年跑土1400万吨。

  拜泉县新生乡新安村村民温尽庄对此深有体会,他说:“春天种地时,头天晚上种上种子,第二天早上起来一看,种子全刮没了。最早村子里还有三四十户人家,后来都搬到外地生活了,村里只剩下三四户。”

  1978年,拜泉县抓住三北工程建设的契机,把植树造林、重整河山当作发展农业的根本措施,掀起了绿化拜泉大地的热潮。经过40年的努力,全县已累计营造人工林112万亩,森林覆盖率由建设初期的3.7%提高到19.5%,治理水土流失小流域182个,形成了以农防林、水保林为主体,乔灌草、网带片相结合的生态经济型防护林体系。

  新生乡丁家沟小流域的变化是拜泉县植树造林的一个缩影。在治理之前,当地群众曾经流传这样一段顺口溜:“山水似牤牛,下雨满山流,毁了低洼地,打出侵蚀沟。”

  三北工程实施以后,丁家沟小流域采取生物、工程、农艺相结合的措施,使该小流域的治理与开发融为一体,共造林1070亩,修梯田610亩。“治理后的丁家沟流域,山青了、水绿了、地肥了、人富了。搬走的农户又回来了,真正实现了治理一坡、成功一片、效益一方。”新生乡乡长路宝玲说。

  行驶在拜泉县乡间小路上,随处可见道路两旁呈复式排列的林带,当地人称其为“接班林”。“我们对成熟期的林带,提前栽上接班林,原有林带采伐时,接班林生长高度已达到防护需要,实现了防护效能的良性更替。”黑龙江省林业厅三北站站长李勤说。

  近年来,拜泉县坚持绿色发展理念,牢固树立“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理念,统筹构建生态环境治理体系,大力发展绿色经济,形成了以林增收、以林富民、以林养林的新局面。“截至2017年年末,全县森林活立木蓄积面积已达722万立方米,价值60亿元。农民通过从事林业产业人均实现增收2.8万元,为农民脱贫致富和乡村振兴提供了有力支撑。”拜泉县副县长李凯介绍。

  张建龙为三北工程算了一笔账:“三北工程区域,尤其是内蒙古、宁夏、甘肃等光热条件比较好的地区,有很好的发展特色经济林的基础。我们测算了一下,现在大约一年的经济林产出能有1200多亿元。”

  “三北”精神,用生命筑起绿色长城

  漫长的三北工程线上,英雄与大树并肩而立。

  伫立在阿尔乡北甸子村,游客不仅会对千年风沙弥漫的历史慨叹,更会被一片高耸入云的杨树林所震撼。北甸子村“治沙书记”董福财安详地躺在这里,每天都与浩瀚的林海对望。

  上世纪90年代,由于恶劣的生存环境,上级部门建议北甸子村全村整体移民。原党支部书记董福财挺身而出,带领全村干部群众治沙造林,“风沙如果不治理,马上就面临风沙把人撵走的危险”。

  向白沙宣战,就是北甸子村村民向千年来“终日胡风吹”的历史命运宣战。20多年来,董福财带领全村累计栽树300多万株,自己亲手栽下3万多株,硬是在茫茫沙海中造出了一片生命绿洲。

  因多年积劳成疾,董福财在2015年3月倒下了。董福财妻子刘玉莲清晰地记着他生命的最后一刻。董福财紧紧握着她的手,用颤巍巍的声音说:“我死了以后,让我看着全村老百姓,亲眼看着他们日子一天比一天好起来。”

  现在的蒙辽交汇处,以林为界,一边茫茫沙海,一边绿树滴翠,泾渭分明的对比时刻唤起人们对种树人的思念。伟大的壮举背后必定有一群伟大的英雄。在那一处处曾经拒绝生命的荒原上,一代代种树人的印迹化为抹不去的生命标记。

  今年83岁的老人双宝在儿女眼中是一个固执的人。上世纪七八十年代,内蒙古通辽市科左后旗大部分牧场沙化,草甸地盐碱化,森林覆盖率仅为5.1%。面对着终日肆虐的狂风,巴嘎塔拉苏木边布拉嘎查村村民双宝决定植树造林。

  他的想法遭到了儿女们的反对,老人并没有理会。他固执地说:“没有费用,我自己出;没有技术,我自己学;没有人管理,我自己管。”老人拄着拐棍,一脚踏进了村东南的沙陀。他砍下一根树杈,扦插在沙地中,似乎宣示了他“不治风沙誓不休”的决心。

  种了两年,只成活100棵树,多少让老人有一点沮丧,但这并没有改变老人固执的想法:“那年夏天,风刮得不敢开窗户,孙女被捂得起疱疹。当时我就想,无论如何,也要把沙治住。”

  随后两年因为有持续的降雨,老人新种下的树成活率达90%,这让老人重新燃起了信心。但是,另一个问题接踵而至,树林经常遭到牛羊啃食。老人又固执地当上了管护员。以后这片林边每天都会有一个身影,来来回回地踱步,悉心呵护着树苗的成长。

  现在这里已经有180多亩林地,有28000多棵树,为了这些树成活,老人曾经栽种了20万棵树苗。他用一双布满老茧的手,为千疮百孔的村子织出了一条绿色飘带。

  40年来,像董福财、双宝等一批三北人,为了追逐绿色的梦想,不甘命运、殊死奋斗,为三北大地谱写了一部叱咤风云、感天动地的英雄史诗。

  从毁林垦殖到治沙种树,从沙进人退到绿进沙退,辽阔的三北地区经历着由黄到绿的华美蜕变。车行原野,极目远眺,一群白色的候鸟掠过草中的湿地,迅驰消失在莽莽丛林中,构成了一幅天然的绿水青山图。



推荐阅读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