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12-12 12:28:33
首页 国际 港澳台 华人 中国 社会 领导 地方 人物 城市 反腐 财经 金融 证券 科技 汽车 食品 法治 关注 聚焦 舆情 传媒 企业 职场 房产 能源 安全 国内 夕阳红 访谈 电视 军事 教育 理论 文史 历史 文化 旅游 时尚 环保 体育 健康 农业 书画 图片 评论 公益 论坛 交通 娱乐 文明中国
当前位置:首页 > 人物

热合买提:护边32年,只要走得动 就会继续守下去 做一棵永远扎根边防的胡杨
文章来源:中国军网    作者:    发布时间:2018-09-01 08:07    点击量:153    

  “最近胡居尔特哨所抵边放牧人员增多,边境管控难度增大……”8月18日一大早,接到新疆军区某边防团乌拉斯台边防连连长李石的电话,我立刻翻身起床,带上执勤器材,骑上统一配发的摩托车,直奔连队。

  我今年50岁,当护边员13年了。当护边员之前,我是一名军人,准确的说,是边防部队的一名正营职翻译。什么?你觉得不可能?一名正营职干部退役后怎么会去当护边员?可为什么不可能呢?我只是希望自己像以前在部队时那样,继续守卫边防,或者就像我妻子说的那句,“当兵还没当够!”

  为什么我对部队、对边防有这么深的感情?父亲给我起名“热合买提”,在哈萨克语里是“谢谢”的意思,就是为了感谢我的救命恩人解放军。我出生在中蒙边境的北塔山,听父亲讲,我出生时母亲难产,是在一名军医和边防官兵的全力抢救下,我们母子才平安。父亲还告诉我,我小时候,家里因为人多羊少,经常吃了上顿没下顿,是边防官兵看到我们家的困难,特意请父亲为连队放牧,一家子的温饱才有了着落。母亲也说,小时候我长得虎头虎脑,家附近的边防连官兵特别喜欢我,教我识字、骑马、拉单杠,还把他们的旧军装改小了给我穿,亲切地叫我“小边防”。

  所以,边防连队就是我的家,边防官兵就是我的亲人,成为像他们一样的边防军人,是我最大的梦想。

  18岁那年我高中毕业,在连队干部的多方协调下,我被特招入伍,圆了自己的梦。从小就跟随父亲为连队放羊牧马的我不仅熟悉边防,与牧民也语言相通,所以每次巡逻执勤都少不了我。日积月累,防区的边界走向我了如指掌,官兵叫我“活地图”“边防通”。虽然我觉得自己只是干了分内的事,部队却给了我太多的荣誉,我年年被评为执勤能手,4次荣立三等功,后来转了士官,还提了干,成为一名翻译。

  但是,2004年,受编制体制所限,服役18年的我恋恋不舍地脱下军装。当时我心里空落落的,每天看不到界碑,吃饭不香,睡觉不安,连做梦都还在骑马巡逻,好几次睡到半夜,我都在睡梦里喊道:“该给马添料了!”

  “魔怔了吧!你已经离开部队了,还喂什么马呀!”早上起床后妻子古丽·孜拉心疼地提醒我,我却觉得怅然若失。

  妻子着急了,到处找亲朋好友:“必须找点事让他忙活起来!”我在旅游公司当过顾问,在赛马场当过教练,还和朋友开过餐馆,钱虽然也挣了一些,但总觉得生活中少了些什么。

  直到连队干部给我打电话,希望我能成为一名护边员时,我二话没说,义无反顾地回到了日思夜想的哨所。

  亲朋好友都说我傻,还是妻子的话说到了我的心窝里:“去吧,你就是当兵没当够!”

  好多人问我,护边巡逻苦吗、累吗?那还用说,苦,累,也危险。防区内的界碑大多在崇山峻岭中,路途不便,长年巡边执勤,我患上了风湿病、腰痛病。腰疼得厉害时,连身子都直不起来。有一次和官兵巡逻到离边界线不到500米的距离时,战士杨彦昆骑的马突然加速冲刺,后面几匹马也紧跟着飞跑,这时我骑的马踩着了老鼠洞,它一个前倾把我狠狠摔到地上。我牢牢抓住缰绳,脑子里只有一个念头:“绝不能让军马越境。”被马拖行了100多米时,我发现前面有一块大石头,赶忙用双脚勾住,才迫使马停了下来,可我的背上已被磨出了血。

  “那你到底图个啥?”许多人都问过我这个问题。其实,我没想过那么多,就是觉得如果没有部队的培养,自己可能就是一个普通的牧民,哪会成为今天的我?所以,部队的恩情我一辈子也报答不完。而且,当兵18年,我对边防有很深的感情,也深深感悟到守边就是守国,国安才能家安,只有继续巡逻在边防线上,我才能找到人生的归属感、使命感和荣誉感。

  接下来,我要把自己执勤巡逻30多年来了解的防区地形地貌和总结的巡逻注意事项整理成资料,送给亲爱的连队和官兵,把我所有的守防经验传授给年轻的护边员,让大家都成为“边防通”和“活地图”。

  好多人都劝过我,年过半百该好好享受生活了。我想,王继才同志守岛32年,我护边也是32年,只要还走得动,我就会继续守下去,做一棵永远扎根边防的胡杨。(整理:白晓辉、周玉明、肖承槟)



推荐阅读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