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12-19 03:36:29
首页 国际 港澳台 华人 中国 社会 领导 地方 人物 城市 反腐 财经 金融 证券 科技 汽车 食品 法治 关注 聚焦 舆情 传媒 企业 职场 房产 能源 安全 国内 夕阳红 访谈 电视 军事 教育 理论 文史 历史 文化 旅游 时尚 环保 体育 健康 农业 书画 图片 评论 公益 论坛 交通 娱乐 文明中国
当前位置:首页 > 舆情

纵容和参与网络暴力是“平庸之恶”
文章来源: 新华每日电讯     作者:    发布时间:2018-09-05 20:18    点击量:133    

  王钟的

  文明的进步,有关规则意识,有关个体责任。谁也不能把群体无意识当作借口,你发言的地方就是网络,你的文明程度怎样,网络文明的尺度便怎样

  网络暴力,是舆论空间中常见的一种现象。与现实社会中暴力行为的个体性不同,网络暴力最显著的特征就是由群体主导。在互联网早期的论坛时代,网络暴力就初现端倪。到了社交媒体时代,网络暴力言论更是甚嚣尘上。

  有两个最新案例:一是8月25日,四川德阳一名女医生在游泳池与一个小男孩发生冲突,双方报警,警方具体说法还没出来,男孩家人就把剪辑过的视频发在网上,引得很多网友开始抨击女医生和她的丈夫。因不堪压力,女医生选择了自杀。二是老戏骨周海媚在热播剧《香蜜沉沉烬如霜》中扮演反派角色时演技太好,一些“入戏太深”的观众对她开展了持续数周的人身攻击,最终迫使她退出了微博。

  这些事让很多人想起了2012年上映的电影《搜索》。电影女主人公叶蓝秋的遭遇,真实地说明了网络暴力的危害:一名花季少女,有令人羡慕的美貌和体面的工作,可因为坐公交车时说的一句气话而招来“小三”等污名,并因此遭到人肉搜索,最后无处可逃,选择自杀。

  看到这一起起令人遗憾的舆论事件,以及一桩桩悲剧的发生,任何有理智的人都会反思网络暴力言语的不堪、对人格权利的侵害。然而,更应当反思的是暴力背后的群体狂躁情绪。一个人的言语不至于杀人,群谤的威力则堪比子弹。

  大多数网络暴力参与者未必有真正的恶意。一言不合就开“撕”,只是面对不同观点、不同立场的宣泄。很少有人在宣泄情绪时会对言语后果有理性预期,在他们眼中,发泄言语暴力的对象不是有血有肉的人,而是自己看不惯的符号和靶子。

  无论网络暴力的受害者之前是否知名,一旦遭受群体攻击,确实就变成了某种意义上的“公众人物”。一些人能从对“公众人物”的竞相攻讦中,获得愉悦感和满足感。而且出于从众心理的安全感,群体性的网络暴力是无意识的,更容易逾越道德和秩序边界。除非真受到血的教训,否则网络暴力参与者很少会产生内疚感。

  著名学者汉娜·阿伦特曾提出“平庸之恶”概念,即对显而易见的恶行不加阻止甚至从众参与。网络暴力就是互联网时代的平庸之恶。单独地看某个具体的网络暴力参与者,他远非恶贯满盈,但当点滴语言叠加起来,就会呈现出巨大的破坏性。

  令人担忧的是,当网络暴力成为习惯,成为网络舆情的运作模式,就会有人利用其特点谋求险恶的目的。在女医生因网络暴力自杀事件中,当事男孩的家人就扮演了组织和引导者角色。他们根据自己的立场剪辑视频,把事件简化为“成人打孩子”甚至“水务局官员打孩子”,挑拨网友的情绪。接受片面的事实以后,匡扶“正义”的网民,成了舆论操纵者的棋子。

  在社交媒体时代,观点盖过情绪、立场高于事实,是某些自媒体作者吸引流量的惯用手段,而更多的网民在潜移默化中,养成了自媒体式思维习惯,他们未必直接参与写作,却按照自媒体设计的框架来认知世界、评价公共事务。

  人类文明的表达与输出,不仅在于姿态,还在于动机和理念。网络暴力之所以成为暴力,在于它在精神上给人造成的实质伤害,也在于它对文明的扭曲。网络是人类最新一次技术革命的产物,人类社会期待它推动文明的进步,而不是相反。而文明的进步,有关规则意识,有关个体责任。谁也不能把群体无意识当作借口,你发言的地方就是网络,你的文明程度怎样,网络文明的尺度便怎样。



推荐阅读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