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10-20 04:33:24
首页 国际 港澳台 华人 中国 社会 领导 地方 人物 城市 反腐 财经 金融 证券 科技 汽车 食品 法治 关注 聚焦 舆情 传媒 企业 职场 房产 能源 安全 国内 夕阳红 访谈 电视 军事 教育 理论 文史 历史 文化 旅游 时尚 环保 体育 健康 农业 书画 图片 评论 公益 论坛 交通 娱乐 文明中国
当前位置:首页 > 社会聚焦

巡山,可没那么简单
文章来源:人民日报    作者:    发布时间:2018-10-10 08:47    点击量:35    

  空中鸟瞰阴条岭国家级自然保护区。何 超摄

  护林员宾元鹏(左一)一行在崇山峻岭间穿行。何 超摄

  阅读提示

  巡山护林,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巡山”可不是随便走走那么简单。在没有路的大山里,爬坡过沟,都不容易,毒虫野兽,暗藏危险;“护林”,要防火、防盗采盗伐,还要留意病虫害疫情……

  在重庆阴条岭国家级自然保护区,40年来,15位护林员管理着12万亩原始次生林。他们用默默守护换来满山苍翠。

  雨后,云雾散开,沉寂的大山渐渐苏醒,一片葱茏青翠。

  “雨停了,走啰,干活去。”宾元鹏瞄了瞄云彩,攥着一弯镰刀出了门。

  他的裤脚紧紧地扎在高帮迷彩鞋里。幽深的山峦峡谷,响起沙沙的脚步声。

  阴条岭国家级自然保护区位于重庆市巫溪县东北,是神农架原始森林延伸至重庆的部分。阴条岭主峰海拔2796.8米,有“重庆第一峰”之誉。这里的12万亩原始次生林,是白果林场的辖区,15位护林员守护着这片林海。

  人均管护8000亩森林,孤独时与大山“对话”

  59岁的宾元鹏是15位护林员中年龄最大的一位。

  见到生人,他显得不太习惯,说起话来断断续续。在深山老林里待久了,他已经不太擅长与人交流。

  红旗、黄草坪、阴条岭、转坪和兰英,是白果林场的5个管护站。其中转坪管护站最偏远,至今不通路,不通电。宾元鹏在那里驻扎了4年。

  “找不到人说话。”宾元鹏摆摆手,眼里尽是无奈。来到红旗管护站之前,他度过了差不多10年“与山对话”的日子。

  嗓子痒了,他就对着大山吼一吼,或者对着树木自言自语。

  “老宾,话少了。”妻子高慧蓉满眼心疼。

  宾元鹏的老家在四川中江县龙台镇宝庆村,是护林员中唯一一名外地人。下个月,他就要退休了。在阴条岭工作了27年,宾元鹏回家的次数不超过30次。

  宾元鹏有三件宝:背包、水壶、镰刀。背包挂肩头,水壶挎腰间,镰刀攥手心。每天清晨5点,伴着鸟鸣,他就起床,翻山越岭、观察火情、劝阻盗采盗伐者……周而复始,除了下雨下雪,天天如此。

  山路崎岖,杂草丛生,他每天要走上几十公里,晚上七八点才下山。

  巡护8000余亩森林,差不多得三四天才能走完一遍。他的背包里会放上一小袋煮熟的洋芋坨坨,饿了就啃几口。

  除了孤独,与护林员相伴的,还有未知的危险。高山密林,人迹罕至,危机四伏。每一次穿行,都像一场未知的探险。

  宾元鹏在转坪时的一个冬天,下雪封山太久,眼瞅着就要断炊,他只能咬着牙下山背粮。途经一个叫“阎王鼻子”的地方时,一边是悬崖,一边是石壁,只能贴着身子,一步一步往前挪。刚过峭壁,又迎山涧。横在激流上的独木桥被积雪覆盖,踩上去打滑。“只差一点点,就掉下深沟沟。”回忆起这一幕,走惯山路的宾元鹏依然后怕。

  “每个人都会碰上危险的事。我们这里的刘征彪就被毒蛇咬过,差点截肢。”宾元鹏的同事晏成文接过了话茬。54岁的晏成文巡山生涯长达37年,是林场的老人了。

  “看,这蛇叫‘菜花烙铁头’,有剧毒。”他掏出手机,给记者看相册里一张拍摄于2017年7月21日的照片。“山里小动物特别多,最常见的是蚂蟥。最多的一次,30多只蚂蟥吸在身上。”晏成文撩开裤脚,腿上布满了小红点:“看,这些都是被蚂蟥吸血后留的疤。”

  打草惊蛇,对护林员来说,不光是一句成语,更是保护自己的宝贵经验。

  每走一段路, 宾元鹏都会习惯性地用镰刀敲几下石头,发出清脆的声音。这样做主要是为了震慑周边的野生动物,让它们不要靠近。

  遇到危险怎么办?“只有凭本事!周围没有别人,连手机信号都没有。”晏成文话音刚落,一屋子的人都笑了,笑声中却也有些无奈。

  与盗猎盗采者斗智斗勇,每位护林员都有自己的故事

  山林防火,是护林员的一项重要职责,可是护林员要做的不只是防火一件事。

  夏日的一天,白天巡山时,护林员晏成文和王非发现树丛中有人的脚印。于是,他们一直在山里蹲守。

  到夜幕低垂时,山风有些微凉,吹得晏成文的背脊阵阵发冷。晚上7点,转坪垭子有细微动静。晏成文警觉起来,用手肘推了推旁边的王非。很快,一个背着编织袋的身影逐渐清晰。

  “大姐,干啥呢?”晏成文抢先开了口。

  “挖了些野菜。”她回应道,声音有些慌乱。

  王非走上前去想要检查,可她紧紧护住编织口袋。几经交锋,她才承认是到山里来采中药材。

  阴条岭国家级自然保护区里有1500多种植物,其中国家一级保护植物就有15种。“偷采珍稀药材的人多,盗猎者也不少。”王非说。保护区内有金雕、豹、小熊猫等300多种国家重点保护的珍禽异兽,招来了众多偷猎者。

  “你瞧,我脑袋上有个疤。”宾元鹏手指按压处,一小撮地方没有头发,那是一次阻止盗伐时受的伤。

  那次,宾元鹏和同事遇到10多个盗伐林木的外地人。劝说教育后,盗伐者下了山。没想到,第二天,这群人邀约了30多人来“讨说法”。“这山,你们凭什么管?”带头的人冲着宾元鹏大声吼道。宾元鹏和同事拿着地形图,一一比照,耐心解释。对方还是不服气,突然动手哄抢木材。混乱中,宾元鹏头部被石头击中,鲜血直流。被送到林场医务室时,他已经因失血过多昏迷,经抢救才苏醒过来。

  与盗猎盗采者斗智斗勇,每位护林员都有自己的故事。

  除了火灾和盗采盗伐,森林里还有另一种潜在威胁——病虫害,被护林员称为“不冒烟的森林火灾”。一旦发生大面积病虫害,会给整个森林带来可怕的灾难。

  “巡山不是随便走走这么简单,必须仔细观察树木。”一次,宾元鹏走到天坑垭子时,发现华山松树叶发黄,他立即上报林场。林场派人实地考察,并及时处理,病虫害得到了有效治理。

  参与周边区域石漠化治理,从管护到培育

  地处渝陕鄂交界,巫溪的森林禀赋得天独厚:林地494.26万亩,森林面积3936.24万亩,森林覆盖率达65.62%。与此同时,山大坡陡,森林面积大,分布广,森林资源管护的难度相当大。

  从伐木到护林,宾元鹏、晏成文他们经历了全过程。上世纪80年代,白果林场的工作以“伐”为主,林场的森林覆盖率由85%一度降到了68%。1998年,巫溪成为长江流域天然林保护工程试点县,开始全面停止天然林采伐,伐木人变成了护林员。

  巫溪县双阳乡马塘村,500亩松林郁郁葱葱。很难想象,这里以前是片“乱石空心地”,水土流失严重,还有塌方和滑坡。“大家从两公里外的地方肩挑背扛运土过来填补,有落石、塌陷危险,还有马蜂攻击,我们硬是用两个月完成了全部植被修复。”宾元鹏一脸自豪。

  从管护到培育,护林员们有了新的使命。“白果林场的护林员主动参与到周边区域的石漠化治理、生态廊道和重要支流植被恢复等工作中。”白果林场副场长刘忠华介绍。

  西溪河小流域位于巫溪县大宁河上游,属岩溶地区石漠化土壤。2015年,白果林场组织护林员参与实施西溪河流域石漠化治理工程。

  “惊险重重!”晏成文回忆,由于山体松散,滑坡和塌方时有发生,加上坡度、落差大,栽植难度极大。陡坡大部分地方有六七十度,还有的地方近乎90度,他和同事们身系保险绳,手脚并用,稍不注意就是一个嘴啃泥。5个月苦战,终于啃下了这块硬骨头。“让人难过的是,我们林场场长从10多米高的崖上摔了下来,眼部受伤。为了不耽误工期,他咬牙挺着,留下后遗症,天气一变化,眼睛就会肿胀流泪。”晏成文说。

  “如今,阴条岭国家级自然保护区里,树长高了,更密了。”这是巫溪县森林公安局副局长冯军最直观的印象。随着生态环境保护意识提高,盗伐树木、猎杀动物的少了。“十几岁就来了,没想到一晃几十年。”晏成文的目光投向宾元鹏,两人相视而笑。

  ■延伸阅读

  据巫溪县白果林场副场长刘忠华介绍,护林员的具体职责,一是对辖区内陆生野生动植物进行保护和管理,劝导、制止乱捕乱猎、乱采乱挖、烧山积肥和放牧等行为;二是开展禁种铲毒工作,对出现种植毒品的情况及时上报和处置;三是对森林病虫害进行监测;四是开展管护宣传工作等。

  在白果林场,每月初,护林员会制定工作计划,将具体工作落实到每一天,按计划开展工作。巡山是其中一项重要工作,一般一周两次。进山巡护时,2名护林员为一组,带一袋干粮、一把护林刀,早饭后出发。巡护有既定常规路线,也有随机路线,根据当天实际情况决定。巡护过程中,护林员要做到“眼观六路,耳听八方”,要看是否有火情、空旷地方是否有人类活动的足迹,要听是否有人说话、是否有砍树和挖药材的声音,一旦发现要及时上报和处置。(李 坚整理)



推荐阅读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