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12-14 05:35:36
首页 国际 港澳台 华人 中国 社会 领导 地方 人物 城市 反腐 财经 金融 证券 科技 汽车 食品 法治 关注 聚焦 舆情 传媒 企业 职场 房产 能源 安全 国内 夕阳红 访谈 电视 军事 教育 理论 文史 历史 文化 旅游 时尚 环保 体育 健康 农业 书画 图片 评论 公益 论坛 交通 娱乐 文明中国
当前位置:首页 > 娱乐

首届相声小品大赛收官 姜昆鼓励选手从小圈子走到大社会
文章来源:环球聚焦传媒网    作者:    发布时间:2018-10-11 11:30    点击量:70    

  10月9日晚《首届中国相声小品大赛》决赛落幕,第八场选手的最终得分和最终比赛结果将在10月12日的颁奖晚会上揭晓。

  八天的比赛中出现了不少优秀的新人新作,许多作品聚焦社会热点问题,或直抒胸臆,或见微知著,或辛辣讽刺,深刻反映了人民群众生活中的真实故事,传递了正能量。第八场比赛当晚,小品组评委巩汉林勉励每一位选手:“有生活的作品才有温度、有道理、有逻辑、有自信。如果你爱小品,就要善待它,如果你爱相声,请不要伤害它。”并寄语每一位选手:“坚守底线,宁缺毋滥。”看完所有的比赛后,小品组评委蔡明感触道:“作为喜剧人是幸福的,因为我们心里守着对喜剧的热爱,也守着观众们的期待。”她同时勉励选手们:“请保持一颗童心,心里有爱,作品就是温暖的、阳光的、美好的、充满希望。”

  相声组评委姜昆则较为犀利地指出:“八天的比赛里,有五部作品是描写相声演员自己生活的故事。虽然离自己的生活近了,但离百姓的生活远了。”他提醒各位相声演员,不是自娱自乐的文艺爱好者,应该是有着文化传承、担负社会责任的文艺工作者,并勉励演员们“关注百姓生活,从小圈子走到群众的大社会中去。”赛场外姜昆接受记者采访,对新时代相声的发展,提出了“三新”、“三敬”。

  相声不是耍贫嘴逗乐儿

  身为中国曲艺家协会主席,姜昆对参赛选手和新时代相声演员们提出希望,气质新、语言新、表演方式新。他解释说:“气质要新,侯宝林先生就最早提出了雅俗共赏,随着社会的发展,市井气息的东西已经有了很大的变化,新的时代,需要新的风气、新的精神面貌;语言要新,诸如‘你别挨骂了、没听说过、呸’很多这种语言在过去的相声语言当中是存在的,但现在一定要在自己的语境上有反映新时代的表达方式;表演方式新,过去我们表演老太太时,吧唧嘴里面牙都没有了,现在的老人家们都很注意保护牙齿,尤其是在城市里面,老人家假牙也好、种植牙也好,过去那种老态龙钟的样子已经很少见了,所以这种旧的表演程式,也应该逐渐消失,不应该在我们的表演之列。”此外,姜昆认为相声还要有“三敬”:对观众有敬爱之情;对舞台有敬畏之感;对艺术要有敬业之恭。他说:“别当玩儿似的,俩人耍贫嘴只要把人逗乐了就行,这就降低了标准。相声既然是语言的艺术,那就是要千锤百炼。过去我跟马季老师一起去深入生活,一去就是一个月、两个月,创作过程中非常考验我们能不能耐得住静心,能不能耐得住内心的孤独。今天这事儿、明天那事儿,参加这个活动、那个聚餐,能不能把这些应酬都去掉;能不能经得住在艺术实践当中反反复复、千锤百炼、一遍遍拆解辨析的折腾,去打造精品,这个我觉得才是应该做的。”

  只求针砭时弊是误区

  众所周知,姜昆的成名作《虎口遐想》是一段针砭时弊的相声佳作,2018年春晚上,他又创作了《新虎口遐想》,延续针砭时弊的风格。在本次比赛中,也有一些相声作品,对社会的一些不正之风进行了辛辣的讽刺。比如,陈印泉和侯振鹏表演的作品,还有《如此师徒》等等。但接受采访时姜昆提出,时代不同了,相声针砭时弊不是看老百姓对哪些东西不满意、发牢骚,就用相声语言来替群众撒气。在本次比赛中,也有一些相声作品,对社会的一些不正之风进行了辛辣的讽刺。姜昆认为相声要做到针砭时弊不是一件高不可攀的事情,这里存在一个创作误区。他说:“过去写的相声,那是在刚刚冲破思想束缚和禁锢的时候,大家伙儿说‘你们相声好,讲了咱老百姓想讲而不敢讲的话’,可是我们老百姓现在是畅所欲言。所以,我们的创作不能够进入一个误区,一创作就一窝蜂地去找热点、找不足,看看老百姓对哪些东西不满意、发牢骚。相声作品不应该是情绪上的出气筒,而应该是精神层面的欢乐剂。否则,就只是满足一时的痛快,缺乏对生活深刻的挖掘和思考以及引导和引领。”

  在姜昆看来,相声的功能是多方面的,他不提倡简单将相声分为讽刺、歌颂两个类别。相声擅长讽刺,但歌颂也不能偏废,相声艺术的功能应该是多方面的,既有娱乐的功能,也有教化的功能;既有普及知识的功能,也有展示技巧、才艺的功能;既能引发人联想和共鸣,也有简单的娱乐让人感到欢愉。光强调讽刺就会走偏,就会影响相声艺术功能的丰富性。

  博士相声还需加强技巧

  《首届中国相声小品大赛》入围决赛的选手不乏久已成名的相声演员,而更为抢眼的是一对业余选手,来自上海交大的博士夫妇,然而在比赛中,他们的得分并不高。言及于此,姜昆点评道:“上海交大这对相声博士夫妇,从他们一开始说喜欢相声我就表示过支持,但正如大家在舞台上看到的,他们从热爱相声艺术到熟练地掌握相声,再到娴熟地表现出来,还有很长一段路要走。他们的作品我几乎都看过,相较于一般的作品,他们的相声在取材、构思上都有过人之处,但离真正优秀的相声作品,还有距离。同时,两人属于很特别的现象,需要业内人士的支持,鼓励他们将文化底蕴转化到实用的演出技巧之中。”

  在姜昆看来,如今是一个多元的社会,谁是专业谁是业余,没有一个准确的界限。大学生走进文艺队伍本不该成为抢眼的新闻事件,但对于相声这种起源于街巷的市民艺术,高等院校的高材生走进来就成为一个新鲜事了。在20多年前,中国相声队伍只有一个大学生,那就是夏雨田(代表作《女队长》),在当时是家喻户晓的新闻。新中国成立初期,为了挽救市民相声不被低俗表演拖累,侯宝林、孙玉奎等结识并接受了老舍等文人学者的指导,净化、加工、整理传统作品,编写反映新生活的新作,使相声获得新的生命力。延续到后来,马季先生曾在此前的大赛中看到清华大学研究生参赛,喜悦的心情溢于言表,希望大学生能走进相声队伍,将其发扬光大。

  相声创新不能不讲规矩

  最后,在老生常谈的相声创新问题上,姜昆强调即便是网络时代,也不支持把相声分为主流和非主流。他说:“大家关注相声,但是我不能用这种提法来降低艺术标准,艺术好坏的标准就有一个,这种标准是不能降低的,所以不能够说主流的标准就高,非主流的就可以不高,不可以这样。相声是很讲规矩的,尤其是老前辈,他们在去伪存真、取其精华去其糟粕上,把我们相声艺术打造得能够让大家喜欢,他们在这方面做出了很多贡献,我们不能走回头路。”

  决赛中,有选手的相声大褂上印了斗大的汉字,被评委点评为太过喧宾夺主。对于年青一代相声演员打破一些传统相声表演传统的行为,姜昆同样不支持。他解释其理由:“比如‘大褂’这个问题,它是有规矩的。相声是‘相面之相,声音之声’,你穿那个大褂就又露了一张脸。花里胡哨的东西会喧宾夺主,语言艺术你不听语言,没有前因后果,你怎么去欣赏它的艺术?再有,说得不好听就是功夫不够行头来凑,这也是不行的,就是大褂卷袖来讲也是有规矩的。其实,相声演员的服装经历过时代的变迁,包括:军便服、中山装、西服……在咱们相声的舞台上,真的要老传统回归大褂,你就一定要讲究。就像有人写毛笔字,你说自创字体?那就是无知,王羲之、赵孟頫、颜真卿的书法人家已经都研究透了,您的出新不是出新,是出丑。” 本报记者 金力维



推荐阅读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