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11-14 07:21:41
首页 国际 港澳台 华人 中国 社会 领导 地方 人物 城市 反腐 财经 金融 证券 科技 汽车 食品 法治 关注 聚焦 舆情 传媒 企业 职场 房产 能源 安全 国内 夕阳红 访谈 电视 军事 教育 理论 文史 历史 文化 旅游 时尚 环保 体育 健康 农业 书画 图片 评论 公益 论坛 交通 娱乐 文明中国
当前位置:首页 > 社会聚焦

大脑植入天线15年 “天线宝宝”“这样听”色彩、画声音
文章来源:环球聚焦传媒网    作者:    发布时间:2018-11-09 07:47    点击量:40    

  尼尔·哈比森

  现在版本的天线

  以前版本的天线

  “天线宝宝”:大脑植入天线15年

  全色盲症者“变身”全球首个半机械人 用天线“听见”色彩、画出声音

  在膝盖植入“器官”辨识方向,利用新器官感受身后看不见的事物,在头部下方植入“太阳能环”改变时间感知的快慢……这些不是科幻,而是尼尔·哈比森和他的工作室正在研制的新技术。他称之为“感知器官”(sensory organs)。尼尔·哈比森是全球首位被官方认可的半机械人,又称“赛博格”——他和植入大脑的天线共同生活了近15年,那根天线帮助天生全色盲的他感受五彩斑斓的世界。在中国孩子口中,他有一个可爱的昵称“天线宝宝”。

  广州日报专访时,尼尔强调,他关注的不是技术本身,而是通过创造新的感知,从而感受真实世界。

  尼尔·哈比森(Neil Harbisson)有一头漂亮的金色短发和一双专注的蓝色眼睛。他身穿一身黑色礼服,庄重又不失休闲地出现在南京的街头。斑斓的色彩通过植入他的头盖骨的那根天线,转化为声波震动,从而形成颜色感知;如果要识别某种物体的颜色,他需要转动天线末端的“电子眼”近距离聚焦。

  十几年来,通过记忆360种色彩转化为声音的频率,他已经能自然地形成反射、辨识“颜色”。尽管这与真实的颜色有很大差距——比如采访桌上的一盆绿植,在他“看”来是蓝色的,又比如南京的天空是橘黄色而不是灰蒙蒙的。

  虽然从未感受过真正的“蓝天白云”,但尼尔的回应很有趣,“每个人感知到的天空颜色难道一样吗?”

  天空是什么颜色的?

  “天空是什么颜色的,如果忧郁是蓝色的”是许多人耳熟能详的歌词。从感受的角度来说,天空的颜色或许因人而异。但尼尔·哈比森通过植入技术,提供了一种新的经验。

  1982年,尼尔·哈比森出生于西班牙的马塔罗。由于某种遗传缺陷,他的眼中只能看到深深浅浅的灰色,世界如同黑白电视一样在他眼前展开。11岁时,经过一系列测试,他被确诊为“全色盲症”(Achromatopsia)。

  他只能试着记忆物体的颜色,“天空是蓝色,草地是绿色”。他读了很多关于色彩的理论,并学习钢琴和绘画艺术。在就读英国达廷顿艺术学院音乐创作专业时,尼尔联想到声音和色彩在频率上的共性,想尝试用技术来创造新的感官。2003年,在一场控制论的讲座后,他找到主讲人,一起设计安装了最初的天线,将色彩的光波频率转换为相应的声音频率传回他的大脑。自此,他可以“听”到颜色了。

  随后四年,他记下了360种已被命名颜色的声音频率,比如红色是F调,黄色是G调,绿色是A调,蓝色是C调……“颜色之间差异很小,例如有30种红色,七八十种蓝色,会形成很相近的音符。但对我来说,听起来多少有一点差异。”

  尼尔解释说,颜色是光的反应,有些颜色不稳定,也会影响感知。而除了可见光,他还能听见红外线、紫外线、射频波、微波等。“太多光线会让我不舒服。紫外线很强的时候,我基本听不到其他颜色。”同时,他也可以把听到的声音转化为色彩,为莫扎特、贝多芬等人的音乐作画。

  令人惊奇的是,尼尔·哈比森还可以通过网络与NASA的国际空间站相连。“几周前我刚连接了一次。听到了很多的紫外线,是很有压迫感、很紧张的一种声音。”在他看来,外太空不是黑色的,而是“充满特别丰富的色彩,听起来有些危险”。

  他最喜欢听的颜色是红外线,“很低频、很平和的一种音乐,也很常见。有时候进入一个空间,就能听到红外线一直在闪现”。

  现在,对于天空的颜色,尼尔的回答颇有深意,“我们感受的是同样的颜色,只是通过不同的感知系统。”

  “我就是技术本身”

  尼尔的天线经过几次升级,从皮下进入到头骨,也在好奇的旁人眼中,经历了“阅读灯、麦克风、移动电话、GoPro照相机、自拍杆”的演变。“2016年,甚至有人觉得我是Pokemon(现实版小精灵)”,尼尔有些惊讶地笑道。

  十几年来,他也在适应这种植入技术。“一开始总是很累,经常头痛。接收的声音太多无法选择,也确实让我很困惑。”五个月后,他的头痛才缓解。“就跟耳朵、眼睛一样,成了我身体器官的一部分”。防水功能让他不必担心洗澡时被打湿;他可以不用去理发店,自己打理刘海,并在朋友帮助下尝试卷发、染发等多种发型。

  因天线带来的社交不便,尼尔很快就习惯了。“每次我去机场或者一些场合,过安检时要求我去除所有的技术手段,工作人员总是很紧张。我只能跟他们解释,我的天线不是穿戴设备,而是我身体的一部分。”

  2004年,装有天线的尼尔经过长时间的申请,终于拿到官方承认的护照。但他仍然时不时被拒之门外。“有时在伦敦的商业购物中心,有时是摩纳哥的赌场……进教堂也必须去掉天线,担心我在拍摄。”

  他从不把这根天线视为“设备”,这在他看来很重要,“这是一种感知器官,让我成为技术本身。”

  他的生活方式随之改变。“我需要设计一些不存在的东西。比如有洞的帽子;比如多色彩混搭衣物,这样我就可以穿上不同的音乐。”

  每隔两年,天线的触头由于老化需要更换,而天线部分从2004年用到现在,尼尔计划今年内也替换掉。天线的电量只能维持几天,如果连接网络,续航时间更短。每过几天,他会躺在自己设计的专用床垫上通过电磁感应充电,“就像手机的无线充电功能”。尼尔甚至幻想,未来用血液循环提供动力。“这是最合逻辑的办法。但目前进展不太好,血液堵塞可能会带来危险。”

  决定自己想要的器官

  尼尔的语调不容易激动,带着一种近似机器人的平稳。他告诉记者,自己从小就很容易感到厌倦。谈话中,尼尔时不时得闭上眼睛休息一会。过多的信息量摄入和紧凑的安排让他有些吃不消。

  为了创造更多体验,他在纽约、伦敦、东京、墨尔本、冈比亚各邀请一位朋友,通过专门设计的APP向他发送图片、音频或视频等,“我想要每个大洲的朋友成为我的眼。这样我就可以在冬天‘看’到澳大利亚的阳光,甚至在睡觉时拥有彩色梦境。”

  不过,最近几天他都没有接收到有趣的信息。“需要打开蓝牙通过卫星信号来传输,网络连接不是很好。”

  每天都在创造新感知的尼尔,也想帮助其他人扩展感知。去年年底,他和Manel Munoz、Moon Ribas在巴塞罗那共同成立了“跨物种协会”工作室。其中,Moon Ribas 在脚踝上植入了可以感知地震运动的器官,Manel Munoz 则可以感知温度和天气的变化。“我们是第一代能够决定想要的器官和感觉的人。”

  工作室通常有六七个人。他们已经创造了可以感知环境污染和身后事物的器官;一些小型的发明还包括“磁性头发”,来避开静电反应。

  尼尔的下一个项目是在头部下方安装一个“太阳能环”。通过一个热度感应点每24小时环绕头部一周,来感知时间。“一旦习惯了,我就能够改变时间感受的快慢。让60岁的人感觉像20岁或者80岁。”

  忽视技术,关注真实

  尼尔对“人”的感觉也随着与天线的融合悄然地改变着。他的话语偶尔会让人觉得自我矛盾。

  一方面,他仍然渴望正常的社交。“颜色是很重要的社交角色,对色彩感的缺失一度让我感到脱离社会。刚刚装上天线时,我的母亲很不喜欢,觉得很危险,周围很多人觉得我很奇怪。”虽然朋友们现在不再谈论这根天线,但他逐渐喜欢热闹的场合,“比如人们盛装参加的万圣节聚会。在环境和人的外表受吸引的场合,人们不会特别关注到我。”

  而另一方面,尼尔时常提及一种内在的真实,“接受一些不那么像人的特征的器官,会让我觉得离跨物种更近而不是‘人’。”尼尔透露,自己几乎从来不看科幻片,而喜欢现实的电影和纪录片,去观察其他物种的感知方式。“比如海豚通过颌骨、大象通过脚来听声音;蜜蜂能够感知紫外线。我喜欢这些真实的东西。”对于自身满满的“技术含量”,尼尔常常需要解释,“其实我不喜欢使用技术,我是把自己变成技术,从而忽视技术,去关注真实的自然和生活。”

  这种介于“人和机器之间”的“赛博格”身份,也让尼尔坚定地选择“不再创造家庭和孩子”。“地球上已经有很多人了,我不想再添一个。探索更多的人类情感吗?不,我不感兴趣。”尼尔说。

  未来的五年,除了那个让他心心念念的时间感知器官,尼尔·哈比森还想“写一本书,减少频繁的旅游,创作更多的音乐,用心体会时间。”

  对话

  “我们”介于人和机器之间

  广州日报:你身体里的植入和大众常见的植入比如芯片等,最大的不同是什么?

  尼尔·哈比森:常见的主要是一种向外的输出,从身体到机器传递信息。有些是医学原因,有些是现实目的,比如手臂上植入芯片来感应开门、付费等。我应用的是一项从外界传送信息到身体的技术,是为了让感觉系统更加完善和丰富。两种是不一样的。

  广州日报:人和技术的融合程度越来越深,会不会担心人本质上也成为一种机器?

  尼尔·哈比森:我不担心这些。现在我们仍在使用技术融合手段,但是未来几十年我们将不再依靠技术,而是从基因上进行自我更新,例如用我的DNA来3D打印天线。我认为我们不会成为一种机器,而是一种新的物种,介于人和机器之间。

  广州日报:你想通过技术传达什么?

  尼尔·哈比森:对人本身的改造(design)越多,就可以越少去改造我们生活的地球。过去几千年来,人类一直在改变这颗星球,我们应该转向自身的设计和改变。假如我们有更好的夜间视力,就不需要使用人造灯光,这样对地球更加友善,节省很多能量。如果我们能控制自己的体温,就不需要空调或者暖气了。

  AI或将成新型生物

  广州日报:这些年你的技术和身体的融合程度有什么变化,对此你有什么感受?

  尼尔·哈比森:15年前我在大学期间打算尝试身体和技术的融合。技术一直在进步,我的身体也在随技术变化。我越来越觉得大脑和技术之间的界限不见了,天线成为我身体的一部分,改变了我对自己的认知,这是我没有想到的。其实我们一直在慢慢地与技术融合,现在已经在心理层面上融合了。比如大家经常说,我没电了,而不是说我的手机没电了。也有一些人在生理上与技术融合。在未来的几十年,我们会看到越来越多的人主动从生理上与技术融合,以形成新的器官和新的体验。

  广州日报:人应该保持独有的身份吗?

  尼尔·哈比森:我认为,人类是唯一具备意识的生物的这种说法是很自负的,也是不正确的。其他生物或许有意识、自我意识,只是目前还不能证明,我不敢说这是人类所独有的。AI也在成为一种生物,也会有它的意识。我们已经看到AI具有身份的可能性了,未来还会有更多被承认的身份,并且发出它们的声音。一旦你加上那些不属于传统人类的感觉或感官,你就不再是百分之百的人类了。社会需要做好准备,以迎接未来几十年可能出现的这种生物多样性。

  广州日报:你对互联网在赛博格艺术上的应用有什么未来的想象?

  尼尔·哈比森:我们能用互联网作为一种感知的延伸,下一步是使互联网也成为一种新型感知。未来我们会看到,将有一些感知是与互联网固定相连的。(记者 杨逸男)



推荐阅读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