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04-20 08:32:03

新生代养老院的转型——对话普乐园总部基地运营总监胡腾
文章来源:环球聚焦传媒网    作者:    发布时间:2016-02-05 19:42    点击量:2758    

  本期嘉宾简介:胡腾,北京普乐园总部基地店运营总监,80后,养老产业十年从业经历,互联网、医疗、养老院均有涉猎。目前和闫帅、秦晖一起接手普乐园丰台分院即普乐园总部基地店的托管业务,其号称普乐园总部基地的品牌内涵是鉴于他自己,一个80后北漂对事业、家庭、个人生活及未来父母养老的设身处地的构想而打造,本期将围绕此话题展开。

  图为胡腾先生近照

  养老网:感谢胡腾先生带我们参观普乐园总部基地养老中心,还是先请介绍一下这个项目的大致情况吧。

  胡腾:这个项目源于2014年底,当时建了几栋楼,今年相关手续获批后,大概在9月份,我们团队开始接手,从视觉装修开始。以普乐园的品牌托管这个新机构,有两个原因,第一是原来的普乐园被社会关注很大,并且已经住满了老人,想扩大规模满足更多的需求;第二个是普乐园的院长闫帅个人,有这么好的资源和经验,想要再服务更多的老人,就要重新创业,用一个新的标准来连锁更多的养老机构。

  养老网:管理这么大一个项目需要足够的勇气吗?

  胡腾:我们现在还真的没有管理更大型养老院的经验,但目前的经验恰恰在于150人到300人这样中等规模的养老院,这个项目就在能力范围内。我和闫帅认识有十年,本质上讲养老这个方向最初是他提出来的,大家也在这个领域上耗了许多时间,但是回头一看个人觉得在这个行业坚持久了,今天这个机会也该来了,此刻就是切入的阶段,我们要把这个标准化的、可复制性的养老机构,做成第一家样板。然后到市场获得认可,再得到更多资本的青睐,然后复制。我们之前第一家机构遇到过各种各样的问题,但都一一解决了,所以应对问题的经验是比较丰富的。所以,这家新养老院很多问题是可以避免掉的,力求把细节做得更好、成本做得更优化、老人体验更舒服。

  养老网:您这个项目的名称叫什么?

  胡腾:目前叫普乐园总部基地养老中心,原来机构叫普乐园爱心养老院,这是我们开的第二家分号,托管的第一家,也是给社会的回馈,因为毕竟闫帅干这么多年了,之前社会给了很多资源,对于这种资源和光环来讲,一直就是养老院、养老院、明星院长……怎么把这种社会带来的光环,能够把它价值最大化,普惠到第二家、第三家,使得更多的老人享受到这种“北京榜样”也好,或者“家”的感觉也好。要不然的话,我们就只能服务一个养机构,也没办法把这种温暖的力量传播到更多的地方去。

  养老网:在这个项目里边,除了闫帅本人外,它具备普乐园哪种基因?

  胡腾:普乐园最重要的基因就是它是老人的“家”,在所有养老机构,要做到“家”一样的感觉这个最困难,老人来到这就像回到家一样,所有的护理人员不是那种很商业、很严肃的状态,而是像亲人朋友一样亲切和温暖。我们想保证原来的那种体验,就是老人来这住有家的感觉,有一种家的归属感,可能这是我们独特的基因。普乐园这个品牌定位就在于“家”文化,住得比较舒服,价格肯定是不贵,比周边养老院或者同类机构便宜很多,比公办的养老院也便宜。周围的环境您也看了,比较精致,一看就像回到家一样,你家的小区什么情况,这边就是什么情况。

  养老网:你一直在说闫帅作为“明星院长”得到了很多社会力量的帮助,除了提高入住率,能举例说明一下其他实际得到的资助吗?

  胡腾:得到的社会资源和资助比较多,这也是闫帅院长的荣幸。比如有个厂家刚捐助来两卡车卫生巾,你可能感觉这东西没有用,我们可以用很低的成本就能把它加工成老人用的尿垫,这就直接方便了失能老人的护理。

  养老网:为什么别人认可你,要给你资源支持?

  胡腾:这个就是基于大家的认识,凡是给我们资助的,都是了解我们的秉性、了解我们的为人,更了解我们做事风格的,给一个更信得过的能把事办好的,办得更有价值的人。

  养老网:如果一旦创业失败呢?

  胡腾:创业失败?我觉得是“我们应该怎样来看待做养老这件事情?”这个说法准确。首先我们的心态是要解决养老这个社会问题,其次解决得好与不好,跟我们直接关系大吗?如果解决得好,我们帮政府解决了大难题;解决得不好依然最后应该由政府来继续解决。民营养老企业作为政府的一个补充的社会养老力量,无非是怎么样能让资本,通过一个标准化的模型,快速的实现比政府效率更高的一个解决方案。因为这种效率是基于有这么一个样板,它能做到微盈利,符合市场规律,又能减少政府的投入。

  养老网:你的意思就是说,成功了是你们做的。那还是绕不过去失败了呢?

  胡腾:成功是我们的努力,不成功我觉得只是帮政府做了一次试验,只不过试验的资金和试验的青春、试验的时间都是由像我们这样的在养老这个事情上有一些创业想法的年轻人来付出。

  养老网:不得不说你这样的阐述在我看来非常准确和富有感染力。

  胡腾:相信有一个趋势是所有人都改变不了的,就是某天大家都会变老,当你思考别人问题的时候,首先要思考一下自己的问题,我的问题我要思考,自己老了之后怎么安排?父母到了今年这个年龄,我爸65岁,我母亲也60岁,我爷爷是83岁走的,73岁生的病,家里曾换了七八个保姆。在个人意识当中,上天留给我的安全时间也只有五年到八年,我必须在五年到八年时间内做好这种打算,父母万一身体出现情况这种预测,以及将来要选择一种怎样的生活,像我这样的独生子女如果要碰上特殊状况,怎样把预案准备好,那么普乐园总部基地养老中心的问题也就解决好了。

  养老网:那就再说说你所谓的整体构想和基调吧。

  胡腾:普乐园总部基地养老中心从不能自理的、半自理的、能自理的老人我们都接收。其中的构想之一就是:让老人和年轻人住在一起。我们安排是不能自理和半自理的老人在一楼,能自理的在二楼三楼,计划拿这个养老院做试点,会不断的尝试新的模式。构想中包括旅游式养老等,比如很多外地的老人,想过北京来,或者子女在北京打拼,又没有买房子的,想让父母短期两三个月来京住,我们也可以做这种产品,比较灵活。还会根据市场的情况,推出一些更适合北漂独生子女现状的产品,计划是把四楼腾出来,一二三楼有家属老人在这住的,四楼的房子我们可以低于成本价的价格,让孩子过来住,只收成本,这个跟周围租住小公寓的房租比实在太便宜了。我们租给子女,他们可以看到老人,也有自己的独立空间,老人在楼下,每天都能跟老人见得上面,也并不担心有什么问题,住得方便,又有人照顾。这个方案如果成型,我们可以安排早班车、晚班车解决子女上下班的问题。

  养老网:感觉你的构想非常棒,符合很多家庭的现实。

  胡腾:我们对年轻人这种真实的需求考虑得很多。80后或者70后的需求,比如说父母身体状态失能,独生子女没办法照顾,家里房子又小,雇个保姆又贵,解决这种刚性需求最好的方案,就是父母他们在一楼住,子女在四楼住,在四楼住你不用担心成本,因为我们给的价格很低,你只需把你家目前的房子租出去,你就能解决经济上的问题、老人养老的问题和你工作上距离的问题。

  养老网:想得确实比较周到,在北京来讲价格确实合适。这个更加完善了你刚才说的“家”的品牌内涵。

  胡腾:对,子女独立而老人又很近,解决家庭长辈和子女所有人的成本问题。

  养老网:你们的盈利目标又是怎样的呢?

  胡腾:从商业的角度来讲,做一个养老院本身是没有利润的,因为做任何产业的利润,都比养老产业高,但我们会努力把这个做成一个标准的,能够微微盈利的项目,如果不是微盈利的话,我们不可能把价格定到这么低,所以说我们也就是达到一个不亏损,能让投资方获得比银行利率,略微高一点就OK,我们目标就是这样。我们能在这个项目里加入我们的构思,又跟目前我们资方做养老机构本身是以回报社会的心态契合,我想这应该是一次愉快的项目实践。



推荐阅读
友情链接